2018年10月16日 星期二

實驗教育取得辦學場域在法令限制上的改變


實驗教育機構、團體取得辦學場域,在法令限制上所產生的困難,終於獲得具體改變了!

臺灣實驗教育聯盟多年來不斷透過各種方式,迭次向教育部、內政部及立法委員反應(事例請參實教盟部落格:就實驗教育政策對教育部潘部長之建議摘要/105.6.6),表達實驗教育機構教學場域若限於建築物D5使用組別,在都會區,能夠取得面積大小、區域位置皆合適的用地,不但機會不多,即便有,取得成本相對也較高,絕非一般非營利辦學組織所能輕易克服。

值得欣慰的是,今年初新修訂公布的實驗教育三法,已將此項無法符合D5組別的困難,得以專案方式,報請主管機關許可;其許可使用類組由中央主管機關公告。因此,教育部未來擬發布「專案許可非學教育場地建築物使用類組」辦理要點,讓地方主管機關之許可有所依循。
這項法令的改變,對實驗教育團體、機構而言,不啻是福音,更是辦學之路的一項重大突破性進展。

教育部能夠採納本聯盟之建言,展現協助非營利辦學單位解決困難的積極行政作為,訂定專案許可要點,解決了法令上的限制,非常值得肯定。民間團體引頸企盼的行政上協助,或許能透過這項專案許可的措施,克服場域使用之法令限制,解決部分取得教學場域的困難。

然而,民辦的非營利實驗教育辦學單位,即便是學校型態實驗教育,也面臨缺乏經費無力自購土地的相同困境。倘若能透過政府釋出的閒置學校用地或學校閒置空間,取得教學場域,則上述困擾,都將能輕易解決。尤其在少子化的未來,理當更是如此,才能活化教育的公共資源。

更進一步宏觀思考,倘若將來能夠打破公、私立學校劃分的界線,改成辦學經費由政府負擔70%,民間自負30%,並納入家長代表監督經費使用的機制,特殊困難家庭由政府的社福部門另行依法救、補助;果能如此,才能有機會解決現今面臨的困境,讓教育型態出現新的發展方向,為臺灣教育注入活水。

1.建築物規定擬鬆綁
https://udn.com/news/story/7314/3420832
2.就實驗教育政策對教育部潘部長之建議摘要
https://ateei-org.blogspot.com/2016/06/blog-post_24.html

2018年1月3日 星期三

呼群保義 力抗群利

擔任審議委員,謹守嚴格把關
身為學生家長,力行清晰明辨

鬆解過度防弊而設的法令綑綁,是政府應盡的責任;
維護理想信念的自律與覺醒,乃是我們應有的態度!

法政召集人 魏坤賓 107.01.03

跨年慶祝活動,結束了;實驗教育三法修正通過的熱議與歡樂氣氛,已超過三天了!

然而,正當大家都還普遍沉浸在一遍歡愉的氣氛中,我又再次當起引人注目的搖鈴人,大聲疾呼:請大家齊力「呼群保義,力抗群利!」
期待大家能提早警覺:
我們所處的實驗教育領域,即將面臨「群利亂竄」的現象,挑戰正要開始……

這些未來可能發展的現象,有賴大家共同審慎面對!

感謝教育部與立法院期待開創教育多元化新局的善意,致力於拆解法令框架及行政程序的桎梏,並具體展現於實驗教育三法的修正案;當三讀程序完竣後,障礙已然解構。

但是,這樣的情勢發展,恰巧也可能是圖謀利益者的可趁之機!
台灣有些人永遠就是「特別聰明」,而且生意眼光獨到;無論政府設置了多嚴格的管制措施,都能找到「商機」。何況我們現在所適用的,是一部鼓勵創新,具有善意支持特質的法令,更容易使生意頭腦動得快的人,從法令空隙中找到具有商業利益的「可運作」空間。

三法完成修訂之前,坊間某些利益團體便已經摩拳擦掌、蓄勢待發,探詢各種可能的機會,集資預備籌組各種不同型態之實驗教育單位;名義上雖然稱為實驗教育團體、機構或學校……包括以創新課後安親之名;實則為了吸納趨之若鶩的家長,將子女送進變相的「學店」,以遂行他們圖謀商業利益的本意。

當年實驗教育三法剛通過時,我即已聲明:別讓實驗教育成為「手搖杯」式的飲料(原出處:臺灣實驗教育聯盟)

三年過去了,我的擔憂卻依然如同當年實驗教育三法剛通過一般;所以,我想再次強調:
當實驗教育所處的外在環境不佳,權益無法受到法令完整保障之前,我們必須大聲疾呼:政府應當儘速給予「應有權益保障」的適切法令。
如今政府已經友善正視教育選擇權的存在了。
然而,這三年來,各地方政府甚至有不問「特定教育理念」之有無,即執意指示將公立學校改制為實驗教育,以做為「政績」的傾向;這種「時尚」確實令人感到不安啊!
因此,個人認為,過往推行實驗/理念教育的先行者,未來必須堅定扮演踩剎車的角色,提醒大家:千萬別急,莫躁進!

行政機關不能為了積極防弊,永遠堵住所有理想教育的可能發展路徑。
但是,我們如何在倡議「政府應當嚴守管制主義、承擔防弊篩選之責」的言論,與保持「自由開放、不設限制」的觀點之間,找到適切的平衡點?

當年,理念教育的先鋒,個個身先士卒,不畏艱難地爬過高牆,衝過護城河後,好不容易才能取得今日的一席容身之地;此時,這批前導騎士必須迴身變成護衛城門的守將,力抗城外「身披羊皮的狼群;提防他們假「民間辦學」之名,視教育如私利,宛若嗜血而來的攻城略地!

再者,家長必須有能力辨識甚麼才是真正具有特定教育理念的實驗教育辦學組織,能夠明確辨認出那些是「空有招牌」而無實質內涵。
因為,我們無法苛求政府做到諸事都像是守在針孔後面,確保每一條穿引進來的都是實質的縫衣線。
這就如同父母必須讓小孩子有能力學會自己行走,區辨風險何在;而不是讓他們永遠依賴學步車,或試圖在所有行走的路徑上都鋪設防撞地墊,就以為能夠防止風險發生。

實驗(理念)教育開創了新的想像,啟動了教育的新使命!
實驗教育是臺灣教育的活水源頭,希望透過實驗教育的發展,帶動教育的創新及多元化;期待讓家長、學生們未來能有更寬廣的教育選擇權與學習權!

但是,務實看待,在教育發展的時間洪流中,透過眾人艱辛努力、得來不易的實驗教育,只是剛開啟了一線適切發展的契機;這些成果仍宛若處於風中的燭火,火苗隨時可能因為些許風吹草動而熄滅。
倘若我們無法做到自清、自律,堅定地維護優質的辦學理念,不消多少時日,便將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我們胼手胝足建立起來的支柱,因為人們的貪婪,而迅速遭到無情地侵蝕,終至毀敗傾塌……

有朝一日,人們或許還能在風中,再次聽到微弱的慨歎:哎……教育改革,只是越改越慘!

衷心冀望,透過大家的警醒與堅持,讓前段的描述全都停留在我個人過度擔憂而形成的夢境……

2017年12月21日 星期四

實驗教育三法修正案--教育文化委員會審查完竣!

實驗教育三法修正,民國106.12.20於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委員會審查完竣!
補註:
教育部與立法院非常有創意,共同為我們蘊釀了一場別緻的新年氣氛。
實驗教育三法修正案,於 106.12.29 (19:52) 全數三讀通過。
成就了臺灣教育法制的一項歷史性大任務!

《臺灣實驗教育聯盟》自「數年前」開始,即一路全程參與了這歷史性的浩大工程!其間歷經了:
遭遇疑難問題的彙整、改善意見的蒐集、提供修正草案基底、參與公部門座談研商、參與行政研議審查諮詢、協助提供立法院法案詢答聚焦議題……
最後經過立法院教育委員會委員的專業、認真審查,終於讓實驗教育三法的修正在今天(12/20)全部審查完竣了!

非常感謝台灣另類教育學會、台灣全人與民主教育協會,以及諸多民間辦學組織,共同投入許多人力、心力,成就了這項深具意義的任務!

感謝教育部潘文忠部長、邱乾國署長率領團隊全力支持,更感謝教育委員會諸多委員的專業積極問政,為我們的社會開拓了一道理想教育的新路徑!

在此,我們也飲水思源地回頭感謝當年積極推動實驗三法的林佳龍委員,為我們的三法奠定基底,如今才能有機會再行開拓新空間;並進一步感謝如今在台中建置實驗教育友善環境的林市長。

此次三部法案的修法中,分別納入了下列主要事項:
一、 明定政府挹注適切之辦學經費補助,適度釋出閒置空間及用地等行政支持法源
二、 增設原住民審議代表,尊重原民學校改制等,以保障原住民權益
三、 保障實驗教育學生中途轉學(銜)的學分採認抵免權益
四、 明確保障學生學習的室外活動場域
五、 確立審議委員會應有具實驗教育經驗之代表
六、 得以聘僱外國理念教育專家,協助進行實驗教育教學人員之養成等
七、 建置高等教育延伸實驗教育學生的適切學習環境
八、其他尚包含:界定公立學校改制的合宜比例,鬆綁部分人事相關法規的限制……

此次修法,乃是為實驗教育開創了新的想像,啟動教育的新使命!
實驗教育是臺灣教育的活水源頭,希望透過實驗教育的發展,帶動教育的創新及多元化;期待讓家長及學生們能有更寬廣的教育選擇權與學習權!

一路相伴同行的夥伴如下:
台灣另類教育學會
臺灣實驗教育聯盟
台灣全人與民主教育協會
財團法人人智學教育基金會
臺中市人智哲學發展學會
財團法人誠致教育基金會
台北市台北史代納實驗教育機構
宜蘭縣慈心華德福教育實驗高中
新竹縣照海華德福實驗教育機構
苗栗縣全人實驗高級中學
臺中市磊川華德福實驗教育學校
臺中市道禾實驗教育機構
臺中市海聲華德福實驗教育機構
臺中市弘明實驗教育機構
臺中市華德福大地實驗教育機構
臺中市迦美地華德福實驗教育機構
臺中市善美真華德福實驗教育機構
臺中市快樂華德福自學團
臺中市豐盛華德福自學團
臺中市澴宇蒙特梭利實驗教育團體
臺中市楓樹腳實驗教育機構
南投縣復臨實驗教育機構
南投縣森優生態實驗教育機構
彰化縣民權華德福實驗小學
雲林縣傳統教育基金會蔦松國中
雲林縣山峰華德福實驗教育學校
雲林縣樟湖生態國中小
高雄市光禾華德福實驗教育機構
高雄市南海月光實驗教育學校
高雄市宏遠經典實驗教育機構
《相關報導》
(中央社)立院初審 實驗教育學籍有解方
https://goo.gl/c5swUF
(聯合)初審過!實驗學校各縣市不得逾15% 全國總量上限10%
https://goo.gl/5oVEPR
(醒報)實驗學校增總量管制 全國不得逾10%
https://goo.gl/vn95eV
(中廣)實驗教育三法完成初審 收回經營前先公聽
https://goo.gl/BGyrY1
(中央社)立院初審 通過人文國中小條款
https://goo.gl/URjJtZ
(自由)民團籲賦予大學實驗教育公辦民營法源
http://m.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2288739






照片來源:各立法委員粉絲專業

2017年12月6日 星期三

就公立實驗教育學校總數比例限制之聲明

           臺灣實驗教育聯盟 聲明      106.12.5
壹、主題:
各縣市所屬公立實驗教育學校總數之「比例」計算,不應包含實施「民族教育」之原民學校及偏遠地區學校。

貳、理由:
各方看待公立實驗教育學校數量之多寡,如果只著眼於「比例」之高低,不但缺乏科學論據,更是未能居於教育思維之高度看待教育變革;誠屬失焦,非常可惜!

學校若能秉持符合全人發展的多元教育理念,進行實驗教育(理念教育),何須加以限制總校數比例?各級教育主管機關、教師不但應當全力支持,更該思考如何適切發展跟進;既然是理想的教育,是否稱為實驗教育,根本不必在意!

倘若只是頂著「實驗教育」之名,卻無任何「理念教育」之內涵,則是「一所」都不應當核准設立,更何況是同一教育階段總校數的5%10%1/3之比例!

自從實驗教育三法實施之後,讓我們真實看見了原住民部落實施屬於自己文化的「民族教育」的需求與日俱增,尤其特定原鄉縣市更是明顯。另外,對於偏遠地區學校的實際運作,也有將實驗教育列為轉型選項之需求。

因此,本聯盟認為:原則上應該是在「質」的層面,確實審核是否依據特定教育理念實施實驗教育計畫,而不是單純在校數比例上進行無謂的爭論。退而言之,倘若條例中一定得設置校數比例限制之條款,則下列情形應予排除,不應列入計算之列:
一、符合《原住民教育法》所定義之「原住民重點學校」
二、符合偏遠地區學校教育發展條例所定義之偏遠地區學校

綜上,只有在校數的計算上,加諸例外之排除計算條件,公立實驗教育學校總數之「比例」限制,才能得到合理、務實的基礎,而被各方所認同且執行。

叁、條文具體修正建議
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實施條例 修正建議草案
原條文第二十條(張廖萬堅委員提案版本第二十二條)
第二項
公立學校辦理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其學校總數,不得逾主管機關所屬同一教育階段總校數百分之五,不足一校者,以一校採計。但情況特殊,其實驗教育計畫於學年度開始六個月前逐案報中央主管機關審查核定者,不得逾同一教育階段總校數()分之一
前項總校數之計算,不含依原住民教育法所定義之原住民重點學校及符合偏遠地區學校教育發展條例所定義之偏遠地區學校。(此項新增)

共同聯署單位(按首字筆畫序)
臺灣實驗教育聯盟
台灣全人與民主教育協會
南投縣森優生態實驗教育機構
高雄市南海月光實驗教育學校
黃錫培 (山峰華德福實驗教育學校 校長)
新竹縣照海華德福實驗教育機構
臺中市弘明實驗教育機構
臺中市快樂華德福實驗教育團體
臺中市海聲華德福實驗教育機構
臺中市善美真華德福實驗教育機構
臺中市華德福大地實驗教育機構
臺中市楓樹腳實驗教育機構
臺中市道禾實驗教育機構
臺中市磊川華德福實驗教育學校
臺中市澴宇蒙特梭利實驗教育團體
臺中市豐盛華德福實驗教育團體
臺北市台北史代納實驗教育機構 

2017年7月17日 星期一

實驗教育相關法令最新修訂動態

                                                                              臺灣實驗教育聯盟
                                                                                                                      法制暨政策召集人 魏坤賓 2017-7

自從實驗教育三法正式施行之後,經由實驗教育現場實務工作者陸續向實教盟提出遭遇之各項運作困難,以及待解決事務等寶貴意見;於本聯盟綜整各方意見之後,分別向教育部、內政部、財政部、勞動部及立法院之跨黨派委員,以公部門與民間修法座談會、建議案、協調會、記者會等方式,提具書面及口頭修法建議議案,以及草擬修正條文對照建議等,具體向各相關主管機關提出未來修法及政策擬定之參酌方向。

歷經主管機關各級承辦人員、長官、首長之戮力理解與堅定付諸行動,加上立法院跨黨派委員、學者以及實驗教育各方夥伴無數次會議的共同努力,終於成就了公版、民版之各項修訂草案。
感謝以上各方人士的共同成就力量!

感謝曾經參與各項提案及連署之立法院跨黨派委員,名單如下 (按姓氏筆畫序)
提案人
蘇治芬 蘇巧慧 蘇震清 鄭寶清 趙天麟 黃國書 陳學聖 莊瑞雄 張廖萬堅 張宏陸 呂孫綾 吳思瑤

連署人
羅致政 鍾佳濱 鍾孔炤 賴瑞隆 蕭美琴 鄭運鵬 蔡培慧 劉建國 劉世芳 趙正宇 管碧玲 葉宜津 黃偉哲 黃秀芳 陳賴素美 陳曼麗 陳素月 陳亭妃 陳明文 陳其邁 陳 瑩 郭正亮 洪宗熠 段宜康 柯志恩 姚文智 邱議瑩 邱泰源 邱志偉 林靜儀 林淑芬
林俊憲 周春米 李麗芬 李俊俋 李昆澤 吳焜裕 吳玉琴 余宛如 何欣純 Kolas Yotaka

茲將公版實驗教育三法之修訂重點轉列如下:

壹、高級中等以下教育階段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實施條例修正草案重點
一、增訂參與本條例實驗教育之學生,視同各教育階段學校之學生。(修正條文第三條)
二、定明學校財團法人以外之非營利法人方得辦理機構實驗教育。(修正條文第四條)
三、申請辦理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之身心障礙學生,應先於實驗教育計畫中註明特別需求;完成國民教育階段實驗教育之學生,不得重行依本條例規定申請參與同一教育階段之實驗教育;團體實驗教育之學生人數變更,其變更人數未達原核定學生數三分之一者,僅需報直轄市、縣()主管機關備查。(修正條文第六條)
四、增訂機構實驗教育學生學習活動之室內面積及室外面積之規範;辦理團體及機構實驗教育者得依法向公立學校申請使用學校閒置空間,或依法租用私立學校之閒置空間。(修正條文第七條)
五、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審議會(以下簡稱審議會)得依個人、團體或機構實驗教育之屬性,分組審議;審議會組成委員人數上限修正為二十一人;有關審議會之組成,將教師團體代表修正為教師組織代表,並增訂實驗教育家長團體代表之委員。(修正條文第十條)
六、審議會開會時,屬個人實驗教育審議案件者,得邀請申請人列席陳述意見;屬團體及機構實驗教育審議案件者,應邀請申請人或其推派提出申請之代表列席陳述意見。(修正條文第十一條)
七、國民教育階段實驗教育之學生得申請使用設籍學校之設施、設備,學校並得減免收費。(修正條文第十五條)
八、高級中等教育階段實驗教育學生無學籍者享有各項依法令所定之受教權益、福利及優惠措施,其相關辦法由中央主管機關訂定。(修正條文第十八條)
九、刪除辦理個人實驗教育者應提出成果報告書,及辦理團體實驗教育及機構實驗教育者,應於每學年度擬訂實驗教學計畫及提出成果報告書之規定;修正申請續辦機構實驗教育者,無須檢具實驗教育計畫成果報告書。(修正條文第二十條及第二十二條)
十、因機構實驗教育須依非學校型態機構實驗教育評鑑辦法辦理成效評鑑,爰修正定明僅個人及團體實驗教育應於每學年度接受訪視;主管機關認有必要時,得請審議會指定委員赴機構實驗教育進行訪視、調查。(修正條文第二十一條)
十一、增訂實驗教育機構應準用學校通報之規定,落實相關預警通報機制。(修正條文第二十五條)
十二、增訂地方主管機關訂定自治法規或補充規定時,應邀請實驗教育團體代表參與。(修正條文第二十八條)

貳、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實施條例修正草案重點
一、增訂學校型態實驗教育特定教育理念之內涵。(修正條文第三條)
二、修正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審議會(以下簡稱實驗教育審議會)之委員由各該主管機關聘(派)兼之;有關實驗教育審議會委員之組成,將教師團體代表修正為教師組織代表,並增訂實驗教育家長團體代表之委員。(修正條文第五條)
三、明定實驗教育審議會審議實驗教育計畫應考量之因素。(修正條文第八條)
四、修正學校型態實驗教育之學生總人數及各教育階段之學生人數限制。 (修正條文第十三條)
五、增訂公立學校亦得主動提出申辦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公立學校辦理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其屬情況特殊,且其實驗教育計畫經逐案報中央主管機關審查核定者,得不受辦理總校數比率百分之五之限制。公立學校辦理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其校長之遴選及聘任程序,由各該主管機關依實際需要另定;校長任期得視辦學績效,經實驗教育審議會及各該主管機關校長遴選委員會同意,不受連任一次之限制。(修正條文第二十一條)
六、增訂非營利之私法人設立之非學校型態機構實驗教育,以原有場地及建物,且學生人數符合原規定,申請改設立為私立實驗教育學校者,得於報各該主管機關許可後,繼續適用原建築物D-5使用組別及其建築相關法令之規定。(修正條文第二十二條)
七、增訂各級主管機關得編列預算補助實驗教育學校之規定。(修正條文第二十三條)

叁、公立國民小學及國民中學委託私人辦理條例(公辦民營)修正草案重點
一、增訂參與本條例實驗教育之學生,視同各教育階段學校之學生。(修正條文第三條)
二、修正委託私人辦理之事項;各該主管機關得將學校之全部委託私人辦理,或將學校之分校、分部、分班或可以明確劃分與區隔之一部分校地、校舍,於新設一所學校後委託辦理。(修正條文第三條)
三、各該主管機關應提供同等學校相當之教職員工員額編制之人事費予受託學校,並增訂受託學校對於相關費用得於各用途別科目間彈性運用之規範。(修正條文第四條)
四、修正受託學校之受託事項及得不適用之相關法規。(修正條文第五條)
五、各該主管機關委託私人辦理學校,或計劃停辦、合併學校前,應舉行公聽會。(修正條文第六條)
六、經營計畫應依學校屬直轄市、縣(市)立或國立,分別經直轄市、縣(市)教育審議委員會或中央主管機關所組學校委託私人辦理審議會複審。(修正條文第八條)
七、具教育人員任用條例所定校長資格者擔任校長,其權利義務適用第十六條第二項規定;未具教育人員任用條例所定校長資格者,其權利義務依有無具教師證書,分別適用第十六條第三項或第五項規定。(修正條文第十五條)
八、具教師證書非屬第十一條第一項情形之編制內專任教師及具教師證書之編制外專任教師,其加給、獎金與福利事項得為更有利規定;其他公立學校現任教師經任職學校同意及各該主管機關許可者,得借調至受託學校擔任編制內校長或教師。(修正條文第十六條)
九、受託學校所需之人事費,於支用各該主管機關所提供之人事費後仍有不足者,由受託人自籌。(修正條文第十八條)
十、修正定明國民教育階段委託契約終止或屆滿時,協助學生轉入學之規定。(修正條文第二十八條)

2016年11月16日 星期三

實驗教育三法施行兩週年 1115記者會摘要


        
 感謝立法院教育委員會多位委員、各方教育先進、貴賓及記者對於實驗教育議題的關注及盛情參與,才得以讓今日(105/11/15)上午的記者會順利完成。

   
今天記者會現場,除了關心實驗教育的學者、專家及各方教育先進外,最引人矚目的莫過於表態支持的立法委員人數多達10人,親自到場的委員也有8位之多,可謂記者會少見之盛況。目前教育及文化委員會共有14位委員,而今天10位委員之中便有9位是該委員會的現任委員

   
更令人感動的是,這些委員都是認真、用心關注教育的發展現況,做足了功課才到會場。所以,在今天非典型的記者會中,長達1.5個小時的意見交流,簡直就像一群委員加開了一場教育委員會;嚴格地說,更類似一場專業的學術與實務共同研討會。

    今天親自蒞臨會場的跨黨派委員為:吳思瑤 委員、高潞・以用・巴魕刺 委員、許智傑 委員、張廖萬堅 委員、陳學聖 委員、鍾佳濱 委員、蘇巧慧 委員、蘇治芬 委員(按姓氏筆畫序)。共同主辦單位成員則由台灣另類教育學會理事長 馮朝霖、台灣全人與民主教育協會理事長 黃政雄、臺灣實驗教育聯盟理事長 許書桓代表發言,一起探討實驗教育三法施行兩年後的發展現況。

    會中貴賓慷慨陳詞,發表了諸多寶貴意見,其中屢獲提及的意見彙整如下:
1.各級政府應當實際洞察現況,理解問題的核心所在,以利提供民間實驗教育組織實質而明確的行政協助與資源需求。

2.理念教育、實驗教育的源頭在民間。實驗教育是一種新型態的教育,民間的非營利辦學組織之於實驗教育,就像是研發中心相對於企業的重要性,是一種無形的資產與貢獻;政府應當盡力協助民間實驗教育組織穩健發展,以利他們將努力了20多年的成果與經驗,提供給各類型教育做為多元化發展之重要參考。

3.實驗教育在法制上雖然已經屬於體制內,但各級政府的行政措施是否仍停留在以體制外相待

4.教育不應該分大小,各級政府對於民辦實驗教育的教學場域、預算、配套法規,乃至政府組織及對應窗口,都有必要通盤檢視,進行長程規劃。

5.各級教育主關機關也應該進行檢視,公立實驗學校是否實質進行特定理念之實驗教育,師資養成、課程如何進行?否則與一般公立學校有何不同?

最後,多數貴賓提及:實驗教育未來應該訂定專法或專章,以解決現階段推展上遭遇的各種困難。
直到會議結束,大家仍然熱烈發表看法,意猶未盡;礙於時間有限,只能寄望下次再議。

公、私立實驗教育學校目前的設立校數比為61:0
實驗教育現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政府對民間實驗教育組織的「資源挹注不足與偏斜」
                                                                                                         -- 既患寡,又患不均!